开门啊啊啊啊啊

……

「盾冬」等待 - 接复联3结尾/一发完结/HE

纪翌:

7k.一发完结。


——————————————




当你离开后,那些被留下的人会做什么。


——题记




1.


“Steve,我好困。我想睡一会儿。”Bucky疲倦的说。他太困了,他的声音听上去就像一团软绵绵的棉花一样。他躺下去,想要在麻棉织成的席子上睡一会儿,但Steve把他拽了起来,于是他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Steve——”Bucky拉长了声音喊着Steve的名字。




“你已经睡了好几个月了,你就不想听听这几个月来都发生了什么吗?”Steve说,Bucky不想这样形容,但他觉得此刻Steve就像一个拼命耍赖想买路边糖果的小孩儿。




“Steve,我才刚从那个冷冻舱里出来。”Bucky说,“那个冷冻舱弄的我好困。”




Steve抬起头来看着Bucky,他的眼睛让Bucky想起忠诚又老实的金毛猎犬,他就仿佛要被主人丢弃一般,叹了口气,“我真讨厌那个冷冻舱。”




“好了。好了。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谁会相信你现在有一百多岁了,别像个小孩儿一样。”Bucky轻轻地笑了起来,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忍不住变得更温柔。他忍不住打了个呵欠,“Steve,就让我再睡一会儿。一小会儿,等我醒了,你想说什么都可以。”




Steve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他看上去很不情愿,但他终于还是屈服了。他允许Bucky躺了下来,Bucky蜷起了身子,背对着他。于是他从背后抱了过来,把他的下巴搁在了Bucky的肩膀上。




Steve就像一个暖烘烘的热源。Bucky想。那温度烫的他舒服极了,他仿佛放下了所有的紧张和戒备,他放松极了。Bucky的眼皮沉沉地耷拉了下来,他打了个呵欠,对Steve说,“我就睡一会儿。我保证。”




Bucky听见Steve在他的耳边咕哝了一句什么,但他没有听清Steve在说什么。于是他闭着眼睛问道,“你说什么,Steve?”




“睡吧。”Steve带着笑意回答他,把他更用力地抱进怀里。




2.


当Bucky从那场与灭霸的大战中醒来时,天空中飘满了瓦坎达那种白色的芦苇花,那些白色的棉絮轻飘飘地从天上落下来,落在Bucky的肩头。




他看见许多人倒在地上哭泣,他看见了他认识的那些瓦坎达士兵,Okoye跪在地上,用拳头敲击着地面,T’Challa单膝跪在她身边,似乎想劝慰她,她却浑然不觉,并不理会她的国王。




Bucky没有打扰他们。他在漫天的白色芦苇花中穿梭,他在寻找Steve,他想确保Steve平安无事。在他一团乱麻的大脑中,他似乎模模糊糊地看见Steve用两手用力地抓着灭霸的拳头,然后灭霸挥了挥拳头,把他挥在了一边。




Bucky越发的焦急了起来,他小步快跑了起来,穿过哭泣的人群。他一面跑着,一面喊着Steve的名字。然后他在树林的边缘发现了Steve,他低着头坐在地上,Natasha站在他的身边,把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Bucky上上下下地检视着Steve,然后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很高兴地发现Steve的身上并没有什么显著的致命伤。Steve看上去完好无损,只是脸上神情悲伤。Bucky小声喊了一声Steve的名字,但Steve似乎并没有听见,于是Bucky向Steve的方向走了过去。




“嘿,Steve,果然我们这种被上帝抛弃了的人无论如何都死不了。”Bucky这样说,他想跟Steve开句玩笑好缓解这种悲惨的氛围。然后他抬起手来拍了拍Steve的肩膀。




Steve抬起头来,他似乎听见了Bucky喊他的名字。他向Bucky所在的位置望过来,就好像他知道Bucky就在那里一样。但是他的眼睛并没有在Bucky身上做停留,他的视线穿过了Bucky,漫无目的地望向了远方,落在了远处一处未知的地方。




Bucky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并没有落在Steve的肩膀上,他的手穿过了Steve的肩头。他再次缩回了自己的手,用手触摸Steve的肩膀,但是他的手再次像一层薄雾一样穿过了Steve。




他碰不到Steve。




他惊讶地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他盯着他的手掌,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你无法碰到他。”T’challa突然出现在Bucky的身边,他的手放在Bucky的肩膀上,Bucky意识到他能够感觉到T’challa,他和T’challa有着相同的状况。T’challa对他说,“我们碰不到他们。”




Bucky的心像一块坠入水中的大石,迅速地向下沉去。他望着Steve的脸,他发觉自己从来没有见过Steve这副样子。他看上去很迷茫,并且充满伤痛。




“Bucky。”Steve轻轻吐出他的名字。




我在这里。Bucky在心里回答他。




3.


“我们死了吗?”Bucky问道。




“与其说我们死了,不如说我们现在在另一个空间。”Bucky看见T’challa抬起头来,但那说话的声音并非出自T’challa口中,T’challa和他一起望向说话的人。Doctor Strange出现在T’challa身后,他盘着腿坐在一块大石上,他身旁站着不少人,有些人Bucky曾经见过,例如Peter Parker,有些人Bucky是第一次见到,例如Peter Quill。




Doctor Strange对他解释道,“我在时间宝石里做了一点手脚。这让我们存活在这个空间里而不必死去。”




Bucky感觉很焦躁,他用脚踢着面前的泥土。这现状令他不安,但他又无法明确地说出这不安从何而来。




“如果你有类似的担忧,我能向你保证,我们并没有死去。我们的灵魂以一种能量的方式存在,我们还在研究一种合适的方式,能让——”Doctor Strange瞥了他一眼。




“我可以看见他们,但他们却无法看见我们。”Bucky打断了Doctor Strange,他小声嗫嚅道。他的视线依然注视着Steve,“他们以为我们死了。”




“啊——”Doctor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他点了点头,“我很抱歉。但是在我看到的所有的结局中,这是唯一一个我们可能赢得胜利的结局。”




Bucky没有再说话,他望向Steve,Steve仍然坐在裸露的泥土上,他仍在望着Bucky消失的地方发呆。Natasha在对着Steve说些什么,但Steve似乎什么也没听见。




Bucky走了过去,他把手放在Steve的头发上方,他接住了几片芦苇花,好不让那些芦苇花落在Steve的头发上。Steve后颈的制服缝隙中夹着一片芦苇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落进去的,但Bucky没有把它取出来。




Bucky意识到自己很想安慰Steve,就像当他们还是两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时曾做过的那样。他想把手放在Steve的肩膀上,抚摸Steve的肩膀,但他知道他做不到。




对于Steve来说,他已经离开了。就像他们人生中曾经历过许多次的故事一样,他只是离开了。




4.


Bucky并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或许在他们所停留的这个空间中并没有时间的概念。他们和留在地球上的人共享同一个地域,但是这并不能帮助Bucky判断现在的时间。Bucky渐渐意识到,当他停留在某个区域时,他能看到这个区域发生的一切。只是他所看到的片段并不是有序的,有时那似乎是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有时那似乎又是很久远很久远的过去的事情。




他们似乎正站在一条破碎的时间的断带上。Bucky听Doctor Strange这样对他说,没有人知道什么能够赢过时间。




他或许说的对,但Bucky并不真正的关心。




Doctor Strange和T’challa他们这些聪明人总是聚在一起,在地上画复杂的公式和突变,寻找那个能让能量发生变化的始点。而Bucky很少参与他们。




Bucky总是在瓦坎达的各个角落流连,寻找Steve的身影。他渐渐看到了一些瓦坎达重建的样貌,于是他的的确确地知道地球上的时间正在向前推进。他当然知道Steve可能会回到纽约或者其他地方,但Bucky还是留在了瓦坎达的区域,一来是因为他知道过去的时间里Steve常常呆在瓦坎达,呆在他自己身边,一来是他肯定,T’challa消失后的负罪感会让Steve将更多的注意力投注在瓦坎达。




Bucky是对的。他总是能找到Steve,或者他总是能找到那些Steve出现在其中的时间片段。战后的Steve很忙碌,他就像不需要休息和睡觉一样,协调物资,安抚民众,沟通政府,平息动乱。他的脸上恢复了他一贯的那种坚毅和平静,就像他不会被任何事情压垮。




“他真是一个强硬的家伙。”T’challa在Bucky呆在瓦坎达的作战室时对Bucky说,“我应该感谢他。”




这个时间片段很长,足足持续了两天,Bucky始终留在这个时间片段中,而Steve并看不到他。在这两天中Steve始终在跟瓦坎达的部落首领讨论物资的分配和民众的安抚,他曾在中途消失了两个小时,当他再次回到这个房间时身上的制服被血染红了。但大多数时候,他急切地从一处全息屏幕走到另一处,在每一块屏幕上留下很多个标注。




Bucky点了点头,他看向T’challa,然后强迫自己露出一个微笑。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有点骄傲地对T’challa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打倒Steve。”




T’challa看上去想要说什么,但他犹豫了一下,最终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他们现在房间中央,一起注视着Steve终于完成了手头的工作,Steve捡起了一块毯子,他在沙发上窝了下来,似乎打算睡一会儿。




Bucky看着他抓了两把自己长长的金发,让那些额发失去了它们原有的形状。Steve的睫毛抖动了两下,然后他闭上了眼睛。




Bucky吐出了一口气,他想扭过头去跟T’challa开句玩笑,但在他这样做之前,他突然看见Steve的眼睛重新睁开了。




Bucky意识到自己的心脏像被一只大手捏住了一般,他屏住了呼吸。他看见Steve的眼睛直直地注视着天花板,失去了所有的光彩和神色。他记起了这双眼睛,他只见过这双眼睛一次。那是在他刚刚醒来,而Steve刚刚意识到他已死去的时候。Steve的眼睛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落在虚空之中,就好像他骤然之间就失去了坚持下去的全部指望。




然后Bucky看见Steve的眼角滚下一颗泪珠。只有一颗,从Steve痛苦的眼睛中落了一来,迅速地淌进他杂乱的胡须中,然后消失不见。




Steve没有伸手把那滴眼泪抹去,他只是安静地躺在原地,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然后他重新闭上了眼睛,他睡着了。




握住Bucky心脏的那只手在此刻才终于一点一点松开来。他似乎突然之间才回忆起应该怎样呼吸。




“我见过他这样很多次。”T’challa对Bucky说,“很多次。当你躺在冷冻舱里的时候,那时候他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醒来。”




“那时我经常看见他用这样的神情望着你。或许他以为并没有别人能够看见他。”T’challa说,“在我们准备唤醒你的那一天,他问我是否在河畔准备一间木屋。他对我说那是他的新家。”




“你是最了解他的人,Barnes先生。我无意挑剔你对Steve Rogers的评价。我想你是对的,这世界上的确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打垮Steve Rogers。”




Bucky攥紧了拳头,他看着T’challa。




“我不是Steve Rogers。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当他失去了你的时候,他是失去了什么样的东西。”T’challa顿了一下,他扭过头看着Bucky,“我想他并不害怕等待,无论等多长时间。他只是害怕就算他等待再长时间,你都不会再回来了。”




5.


他离开过他三次。




他们的第一次分离并非他自愿,他掉下了那辆火车,他对着他伸长了胳膊,想要抓住那人的手臂。但他最终还是掉了下去,在那之后,他们足足有七十年才再次相见。




他们的第二次分离是由他决定的,那人只是安静地站在他身边问他,你考虑好了吗?似乎他做出的任何决定他都愿意接受,只有当他闭上眼睛的时候,他才用余光注意到那双满怀着不舍和失落注视着他的眼睛。




他们的三次分离谁都没有做好准备,他向他走来。他觉察出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却只来得及对着那人伸手出来惶恐不安地喊了一声那人的名字,然后他的身体就化成了漫天的飞絮。




他们分离了三次。Bucky才突然意识到,他一点儿都想不起Steve在他离开后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因为他没有见过,他只见过Steve每一次与他重逢时的笑容,Steve在纳粹军营中扶起他时的笑容,Steve在冲压机旁看着他醒来时的笑容,Steve在冷冻舱门打开的那一刻时的笑容,Steve在瓦坎达的停机坪把他拥抱入怀的笑容……他能回忆起的只有Steve迎接他时的微笑。




不管那是否出自于自愿,他在那一刻离开了Steve,不管他是否被强迫带离,在那一刻,Steve被留在了原地。




他想象着,如果换做是他,如果换做是他看见Steve在自己面前变成了无数拼不起来的碎片。Bucky觉得自己挨了一拳,那一拳仿佛结结实实地打在他的胸口。




Bucky突然发现,他竟然从来都不知道Steve一直在等待着他,他从来都不知道当Steve等待他时他会做什么,他会说什么,他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他从来都不知道,Steve是怀抱着什么样的心情站在漫长的岁月中,他漫无目标地在生命的长河中左右顾盼,等待着他回到他的身边。




他等了他一百年。而他从来都不知道。




6.


Bucky回到了他在瓦坎达河畔的那只小木屋。就连他自己都忍不住觉得疑惑,他已经进入了这个空间这么长时间,他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起要回来这里看看。他想他或许有点担心Steve会回到这里,他既怕Steve回到这里,又怕Steve不会回到这里。




但他明白这一切忧虑都是杞人忧天。此刻他站在小木屋的外面,他并不知道在这个破碎的时间上,在那扇门后残存着哪一个时间段的场景。也许Steve根本就不在那里。Bucky想起Doctor Strange说过的那句话,没有什么能够赢过时间。




Bucky伸出手来,天空中飞舞的大团大团的芦苇花落在他的手心里。Bucky握紧了双手,那些芦苇花就被他握在了手心里,就像雪花一样洁白无暇,但无论你握的多紧都不会融化。




Bucky推开小木屋的房门,走了进去,他听见一个人的声音,很小声很温柔,带着困倦的睡意,“Steve,就让我再睡一会儿。”




Bucky认出了他自己,他回忆起了那时的感觉,那种困的摇摇欲坠的感觉,还有坐在他身边的Steve,那时的Steve才刚刚开始储须,下巴上那层金色的胡茬让他严肃认真的脸上多了一种好笑的青春躁动。




“就一小会儿,等我醒了,你想说什么都可以。”




别睡啊,别睡啊。再陪他多呆一会儿吧。Bucky听见自己的心里正在这样对过去的自己说。




“我就睡一会儿,我保证。”




Bucky听见自己困倦的声音这样说。他叹了口气,他知道那时的自己就要睡着了。他想起Steve似乎对他说过什么话,而那时他没有听清。




Bucky走了过来,他在Steve的身后躺了下来。他蜷起了身体,挨着Steve,然后紧紧地从背后抱住了他。就像那时Steve抱住了他一样。




他知道那不是真正的Steve,只是过去一段时间片段的投影。他觉得自己有点像个局外人,他甚至有点吃过去的那个自己的醋。但是他仍然这样做了,他的手放在Steve的胸膛上,感受着Steve的心跳。他从未觉得与Steve如此亲密过。




扑通。扑通。




“你说什么,Steve?”




Bucky听见过去的自己问道,于是他把自己靠的更近,他的耳朵靠着Steve的脊背,小心翼翼地等待着Steve的回答。




“我很高兴。”Steve轻轻地说,那声音却像在他耳畔一样清晰,“欢迎回家。”




Bucky在黑暗中张开了眼睛,他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然后他再次把眼睛闭上了。他的手指紧紧抓住了Steve脖颈的制服,把他手心里那朵芦苇花都塞进了Steve的制服缝隙里。




温热的眼泪一直从Bucky紧闭着的眼眶里涌出来,掉落在Steve的脖颈里。他不知道那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的泪水在Steve的颈窝里发出绿色的光芒。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Bucky在心里说,等着我,Steve,等着我。




7.


当Bucky再次回到小树林时——由于那里经常反复出现他们与灭霸最后战斗的时间片段,停留在这个空间之中的复仇者们经常把大段大段的时间花费在那里。而当他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Doctor Strange正和T’challa坐在地上一起冥思苦想。




“怎么了?”Bucky问Sam。




“刚刚这里重演了Steve与灭霸战斗的时刻。”Sam说,“他们在队长的脖颈后侧的制服里发现了一朵芦苇花。”




Bucky皱起了眉头,“可是这里到处都是芦苇花……”




“瓦坎达的芦苇花只会在某个季节落下。”T’challa打断了Bucky,“而今年的芦苇花是在我们从瓦坎达消失后才开始落下的。也就是说,这朵芦苇花要么以前就在那里,要么就是从这个空间被传送了回去。如果是后者,或者我们就能找到捏合两个空间的能量关键点。”




Steve脖颈后侧制服中夹着的芦苇花……




Bucky的大脑似乎突然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他张大了嘴巴看着Sam,又看了看站在他周围的其他人。




Doctor Strange从他坐着的地方跳了下来,他站在Bucky面前,紧紧地盯着他,“你知道那朵芦苇花从何而来?”




Bucky觉得嗓子像被什么糊住了,他的嗓子变得很紧。他艰难地点了点头,然后哑着嗓子说道,“那是我留下的。”




留在这里的复仇者们都从原地站了起来,他们瞪大眼睛望着他。T’challa轻轻地说道,“我的天啊。你改变了时间片段上的能量变化。”




Bucky摇了摇嘴唇,他问道,“我们能回去了吗?”




“是的,Barnes先生。”Doctor Strange笑了,他望着Bucky,“我想也许,也许这次,我们赢过了时间。”




8.


“陛下,我们回到原本的那个空间时,会回到什么时刻?”




“我不知道。可能已经过去一百年了。”




Bucky没有接话,他看着前方。Doctor Strange等人在做着时空连接的最后的检查工作。没有人知道他们将回到哪一段时空之中。




“我以为你会是这些人中最不在意的那一个。”T’challa说,“因为你知道Steve一定在等你。”




T’challa说的对。Bucky想,就算过了一百年又怎么样?这是他唯一在乎的,是他如此在意另一个时空的唯一原因,是无论经过多长时间他唯一在乎的事情。




此刻Steve并不在这里,但是他似乎看见了Steve,Steve就站在那里,一如他们每一次相逢时那样微笑着站在那里。




Bucky看向了T’challa,他对着T’challa微笑,“是的。他一定在等我。”




9.


你能想象你爱了他一百年么?




你站在道路尽头,太阳升起来又落下去,每一束花都谢了,每一丛草都枯了,每一块岩石都变成了齑粉,最后世界都鸦雀无声,只有你的爱还在等。然后他出现了,局促地对你说嗨,你才发现自己一如当初竟丝毫未变,一百年仿佛一挥手就过了。




时间那么残酷,唯一能击溃的时间只有爱而已。



评论

热度(3056)